社区

上海复旦大学投毒事件 室友难处请避开危险关系

发布日期:2021-05-30 15:57   来源:未知   阅读: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睡在我寂寞的回忆,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这样的旋律,为众多上过大学的人所熟悉,对于他们来说,“睡在上铺”的兄弟姐妹,是大学生活中最珍贵的回忆。

  近日,复旦大学室友投毒事件却考问着“上铺兄弟”的情谊。该校一名在读研究生因生活琐事与室友关系不和,遭到心存不满的室友投毒,致不幸身亡。投毒事件在社会引起的广泛关注,折射出大学生在宿舍人际关系中的焦虑。

  复旦投毒事件发生后,网友们纷纷发表对此事件和自身处境的感叹。在微博和各大论坛中,不时会看到有同学抱怨自己的室友“极品”、“奇葩”、“不能忍”,回帖中也有不少同样遭遇者吐槽。有网友在唏嘘之余,也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大连突发:清华投毒,复旦下毒,南航刺杀,噩耗频传。还记得,忘不掉胡文海,我们活着的人,是否应该给大学同窗打个电话,尤其是同宿舍的,热泪盈眶地说一声:“大哥,感谢当年你不杀之恩。”

  @小启的夏天:室友抽烟,通宵打游戏,不讲卫生,满口脏话,真心厌倦了我的大学宿舍生活。

  @倪健飞:当年和下铺关系很差,洗好脚不擦干,在下铺的被面多踩几脚,才进自己被窝。一定要善待上铺。

  除了吐槽外,投毒事件也引发了许多学子对室友关系的期盼和思考。“祈祷我们(寝室)不要走到这一步”投毒事件曝光后不久,武昌某高校大三学生青兵(化名)在网上发帖自我反省。曾网购巫毒娃娃诅咒室友的他,希望与室友的“长期冷战”能划上句号。

  复旦大学投毒事件引发了社会对室友关系的关注和思考。一些在大学从事学生工作的老师反映,每学期都有学生因为宿舍关系处理不好而提出换宿舍的要求。记者采访发现,生活习惯冲撞、缺乏深入交流、不良竞争心理,是导致宿舍关系紧张的三大原因。

  案例:“她穿过的丝袜经常放在电脑键盘上,用过的卫生间满地都是头发。”广西财经学院学生小杨说,她大学宿舍有个很不讲卫生的室友引起了大家的“公愤”。原本宿舍6个人配有两个卫生间,结果大家都只使用其中一间卫生间,另外一间就成了那名室友的“专用”。

  观点:广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团委副书记雷圆媛认为,高校和中学不同,大学生来自五湖四海,也带来了各自的文化、生活习惯等。现在90后大学生普遍个性张扬,而一些学生缺乏包容别人生活习惯的大度,互相之间就容易产生矛盾。

  案例:刚调整到新宿舍,广西大学文学院的小曹就感觉到自己的“格格不入”。宿舍8人中,其中6人家境不错,每天的生活多停留在穿衣打扮、视频聊天和看韩剧上。小曹曾尝试沟通,但总觉得貌合神离,只好申请换了宿舍。

  观点: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小陈说,大学生因为家庭背景、性格、爱好和价值的差异,难免造成相互之间没有交集,缺乏共同语言,加上网络对人际交流的冲击,现在室友间交流越来越少。

  案例:小陈告诉记者,每到评奖学金、班干部竞选时,宿舍关系就会微妙起来,“没有人会傻乎乎地告诉室友自己最近在做什么”。学校去年评国家励志奖学金,宿舍有个同学成绩很好,可因为不是贫困生不能参评。这名同学就“报复”,把评上奖学金的室友的课本藏起来,后来被人发现了。

  观点:广西社会心理学会心理咨询师李祖枢认为,评奖学金、班干部竞选等直接关乎学生的现实利益和未来发展,加上名额有限,竞争激烈,在关键时刻矛盾确实容易激化。同时,现在独生子女缺乏互相谦让,也是原因之一。

  李祖枢提醒,一些大学生遇到宿舍关系紧张时,本能的反应便是换宿舍,这其实是一种逃避心理。其实,大学就像一个小社会,想毕业后能立足于社会,经营好职场人际、夫妻关系等,宿舍是一块学习经营人际关系的很好的“实验田”。

  宿舍四人志向各不同,作息时间也不同,但大家却能和睦共处,中南民族大学南宁籍毕业生小郭把秘诀归于“求同存异”。小郭说,有个室友每天晚上9时多就睡了,但对声音很敏感。后来,宿舍就形成个约定:只要有人睡觉,大家就自觉熄灯,保持安静。

  雷圆媛认为,大学生应该承认个体差异,包容他人,并心平气和地尝试沟通,切不能遇到问题时选择默默忍受,毕竟不良情绪积累过多影响人的正常生活,到一定程度也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大学生应该增强同伴意识,而不仅仅只是和聊得来的同伴交流。”李祖枢说,一些大学生拥有一两个关系亲近的室友后,就容易忽略甚至排斥宿舍里别的同学,不免有时会带来其他室友的埋怨或是因妒忌产生的其他不好的情绪。

  李祖枢建议,室友间要想取得更深层次的交流,应该放下身段,主动敞开心扉,谈谈自己的家庭或生活习惯、兴趣等,尽可能找到一些共同的话题与兴趣,为日后更广泛、深入交流作辅垫。

  “调整好心态,室友会成为彼此前进的很好动力。”广西大学文学院小曹说,她大三、大四时期的室友学习都很努力,大家也在学习上较劲:看谁把作业完成得更好,比谁去图书馆更早,看谁的排名更靠前。业余时间,大家看到不同的书籍或电影,也会相互分享。

  广西财经学院的小彭说,他大学期间有个室友是个“活宝”,经常讲讲笑话开开玩笑,很能活跃宿舍气氛。例如考完试了,他就会主动提出去吃个大餐;在网上看到好笑好玩的东西,也会马上跟大家分享。室友之间即使有时闹闹矛盾,大家笑一笑就过去了。

  1995年,清华大学朱令铊中毒事件,同宿舍一女生曾作为最大嫌疑人被警方调查。

  1997年,北京大学发生铊盐投毒事件,犯罪嫌疑人系两名受害学生其中一人的室友。

  在一些悲剧发生后,网友纷纷在微博上向当年同学表示:“感谢舍友不杀之恩”。戏谑的说法却让人感受到几分悲凉,本报就此分析了大学同学、室友之间可能隐藏的危险关系

  2013年4月16日 复旦大学硕士研究生黄洋,被同宿舍室友在饮水机里投毒所害。

  2013年4月16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金城学院,大三学生小蒋被室友小袁刺死,起因是小蒋没带钥匙。

  2004年 云南大学化学院学生,因为打牌时发生口角,将室友及相关同学杀害。

  东南大学心理健康中心主任郭晋林感慨,90后是独生子女多,不太善于分享。进入到集体环境生活后,“他们很难从别人角度看问题,大多强调自己的感受。”南京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张纯认为,现在的孩子大多身体发育提前,但心理发育滞后,很多孩子极度缺乏爱和感恩的教育。

  毕业生卢晓(化名)家庭条件优越,性格大大咧咧,经常出门忘带钥匙,每次回宿舍都会吵醒室友起床开门。有一次凌晨2点回到宿舍,室友硬是不开门。卢晓气得用脚踢门,与三位室友大吵一顿。

  “后来,我就跟别人协商换了个宿舍。”经过了这件事,卢晓对自己的不足也有所反省,此后很少忘带钥匙,寝室工作自己也会帮着分担点。

  大学生因学业、荣誉的竞争而产生间隙很常见的,面对竞争时,免不了存有“他人即地狱”的心态。

  小孙学习经济,同宿舍的几个人都是名副其实的“学霸”,自从大三下学期保研竞争开始,大家几乎就不说话了。

  “大家都在相互提防着。”小孙说,因为几个人成绩、表现都差不多,所以竞争很激烈,一旦交流,各自都免不了“暴露实力”,所以索性默契地相互不搭理,“有时候会觉得挺没意思的,现在我们四个人也很少联系。”

  东南大学选修心理课的部分大学生做过调查,发现最影响宿舍人际关系的因素是生活习惯上的差异,特别是卫生习惯差异,很容易导致冲突。

  一天,一个来自北方的男生上完体育课,随口就喝了同学水杯里的凉开水,同学很不高兴,反复地清洗杯子。这让“北方男”不爽。“其实,在北方,特别是农村,杯子是可以轮着喝的,这甚至可以表示双方的关系很铁。”东南大学心理健康中心主任郭晋林说,南方的学生,特别是城市里的孩子,水杯都是自己喝自己的。

  “玩起游戏来性格会特别暴躁,本科时没少跟室友因为这个吵起来。”现在已经读研的男生小谢认真地说道,“我属于游戏技术比较好的那种,就怕遇见猪一样的队友。”小谢坦言,游戏玩到紧张处,要是哪个“队员”犯了错,他会不顾情面破口大骂,“还真得罪不少人。”

  小谢说,隔壁男生“也就是玩游戏时,骂骂咧咧说了一句,另一个同学操起玻璃杯就往他头上砸下去。”

  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桑志芹教授说,在一个现场,你处于怒火中,这时可以离开现场,这种“逃离现场法”,往往能使人冷静下来,再想办法处理。

  剥夺别人的生命,也是缘于对生命的不敬畏。“不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与无生命的电脑为伴。没有热情,关怀,就有可能会无视生命。”桑志芹说,心理学上,有个行为训练,就是你想动手时,停一秒钟可不可以?

  “很不舒服的时候,可以到心理咨询中心寻求帮助。”桑志芹说。郭晋林表示,遇到问题,沟通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制订室规明确职责:有的宿舍一开始就制订规则,晚上几点后睡觉,几点洗澡停止,卫生值日时值日生要承担哪些职责。

  ·常开小会摊开问题:有的宿舍不定期开一些恳谈会,大家把存在的问题摊到桌面上。辅导员也可以介入。

  ·找学心理学的同学聊天:“学校经常会有各种有关心理教育的活动,”一位学生说,自己排解心理压力的办法就是找学心理学的同学聊天。

  小编上大学时,也遇到过同学之间的矛盾,争执,当年还因为下象棋输了摔门跑路呢,哈哈,是不是显得有点幼稚?

  脑中又响起那首老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四年时光,说短不短,朝夕相处,一起学习,一起做些年少轻狂的事,一起谈论理想。四年时光,说长不长,那些记忆仿佛还在眼前,几乎没有杂质的友情,需要倍加珍惜。

  新华网上海4月18日电(记者周舟潘旭王晓杨)28岁医科高材生的生命戛然而止。用N-二甲基亚硝胺毒死室友,这一阿加莎·克里斯蒂式的专业手法很难与案发场所复旦大学医学院一幢米黄、乳白相间的普通宿舍楼联系起来。

  绿植掩映的20号研究生宿舍楼有些老旧,宿舍里可见四张床铺,上床铺、下书桌的设施有些简陋,楼管阿姨对记者说,我们这里的住宿条件不好。

  楼前蓝色铁皮棚子下堆满了自行车,有两个保安守在案发现场的楼门口,门边的热水炉旁立着三五个暖瓶,来来往往的学生在此打水。购买纯净水的宿舍并不多,来送水的陈师傅说,每天大概给学校送几十桶,水送到宿舍里装好,但对黄洋所在宿舍要水的次数印象不深。

  尽管上海警方还未公布尸检结果,从震惊与唏嘘中回过神来的公众开始关切毒杀黄洋的迷离案情。

  11日警方通报在学生的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有毒化合物,12日基本认定同寝室的林某存在重大犯罪嫌疑。上海警方称,目前已排除“情杀”可能性,但案件侦破远未结束,各种猜测充斥网络,找出犯罪动机的关键一环仍悬疑待解。

  黄洋的导师、复旦大学五官科医院副院长王德辉对新华社记者说:“小黄为人很好,我不认为是与人结仇”。

  在黄洋生命最后时刻一直陪守在医院的小张说:“黄洋是个很慷慨的人,我俩一起吃饭,都是他抢着付钱。”

  黄洋不久前刚获得直升博士生机会,这引发大家对黄洋死于林某嫉妒心的猜测。据悉,黄洋与嫌疑人林某在不同的医院实习,主攻的方向也迥然不同。复旦大学校方也否认二人因保送黄洋博士生引发纠纷。

  黄洋临终前接受治疗的SICU距林某实习的超声科不过一百米。医院一如往日地忙碌,超声科的医生们情绪还未平复,不愿提起林某的名字。

  林某2012年在超声科实习期间作为第一作者、与超声科医生共同署名,在《中华超声影像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2描述了用二甲基亚硝胺对70只大鼠进行腹膜腔注射。

  2012年12月29日,襄阳籍学生袁涛单方面宣布退学。这一天,他在人人网上发表文章《再见,“自由而无用”的复旦》,宣布退学。

  2010年,袁涛从襄阳四中考进了复旦大学。读高中时,他是襄阳四中的“奥赛班班长”,也是“省级优秀团员”。

  此前,袁涛数次抨击母校,言辞犀利。从筷子事件、募捐事件,到插班生事件,原本默默无闻的袁涛,一步步成为复旦大学系列“维权事件”的主角,并陷进了舆论漩涡。

  一场关于袁涛的笔战和骂战,在复旦大学、乃至全社会,持续了一年多,这场争论至今未停。

  4月10日下午3点,上课期间的复旦大学南区学生宿舍,没有喧嚣。因为彻夜“写小说”,袁涛起床不久。打开一楼宿舍的防盗门,他探出头来,对记者说声“你好”,然后招呼记者进楼。

  袁涛身材瘦小,戴眼镜,语速缓慢、从容。很难想像,他就是人人网里骂遍“复旦大学校长、老师、学生”的“彪悍学生”。

  2012年12月29日,袁涛在人人网发表文章《再见,自由而无用的复旦》,单方面宣布退学。他在文章中称:复旦,早已不再是校歌里的复旦,“我对复旦的肄业证已没有兴趣。”

  袁涛说,大三期间的住宿费已经交了,他可以继续住在寝室。此外,他在学校做自己想做的事,还可以减轻父母的担忧。

  一手把袁涛从襄阳招进复旦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冯玮说,严格上来说,袁涛还没有办理退学手续,目前仍是复旦大学的学生。

  2010年7月,他在北京一家餐厅打工时,就被复旦大学“预录取”了,“预录协议是爸爸帮我签的,并非外界传言的复旦大学降分录取。”

  袁涛曾把大学看成“天堂”:思想自由,学风严谨,氛围浓厚;学生专心读书,相互交流;老师对学生负责,专注教研。

  大一时,刚开始还觉得“好玩”的袁涛很快发现,“这决不是我想象中的大学,更不是想象中的复旦。”

  “有的老师上课就是念PPT,再就是照本宣科,这样的教学一点营养都没有,上课毫无意义,还不如自己看书。”他陷入了迷惘,期中考试之后就萌发了退学的念头。

  袁涛在大一选修了10多门功课,一学期下来挂了2门,成为班上的倒数第二名。

  期末考试时,有一门功课是《新闻思想》,袁涛文不对题乱写一通,但最后竟然拿到了B+。“几乎所有人都是B+”,他认为“老师不负责任,乱给分。这能证明什么本事?“

  此时的袁涛,和寝室的同学来往并不多,”同学们的学习纯粹是为了应付考试,把成绩搞上去。“他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融入不了”。

  2012年4月,袁涛正在读大二,在学校食堂吃饭时吃出了筷子的木屑,“筷子完全腐了,我反映了很多次,食堂就是不换。”

  他在网上发帖《友情恳请复旦食堂换筷子》,称“如果两周内复旦南食不换筷子,届时我会把筷子全部换成新的,紧接着会在南区食堂门口举行折筷子大赛,全程录像。”

  他的这篇网络日志,一天点击量就上万。第二天,食堂悄然更换了筷子,同学们称袁涛为“筷子哥”。

  舆论的力量,和解决问题的效率,给袁涛带来了空前的成就感,他由此学会了利用网络平台来表达“意见”。

  高中校友石健患脑瘤,并不相识的袁涛,牵头策划了“石健加油”全国高校募捐活动。第一周,他们就募捐了30多万元。

  袁涛在复旦大学的募捐并未获得校方允许,他和几名襄阳校友在学校食堂门口发传单时,遭到了保安的驱赶。

  袁涛觉得学校很冷漠,回到寝室后辗转反侧。“这是个导火索,我把两年来对学校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当天,袁涛在网上写了一篇长长的日志:上乒乓球课不准穿牛仔裤、学校没有快递点,均被他提及。

  “如果以后混好的话,一定给上海交大捐款,希望交大越办越好。”在文章的最后,袁涛因为“募捐受阻”的一句气话,让他站到了复旦大学“爱校学生”的对立面。袁涛本想在自己的个人主页上发发牢骚,但引来了铺天盖地的骂声。

  袁涛调查后认为,复旦大学先允许学生考试,成绩合格后又拒绝录取,这是复旦大学的错。

  他发表《复旦,你的校训丢了“插班生事件”始末和真相》,大量举证抨击复旦大学,认为“复旦的错,却让考生们承担不利后果”。

  2012年12月,袁涛发表《薄学而渎职的复旦》,抨击“复旦学风沦丧”,讽刺“有的老师读的书还没有写的书多”。

  让袁涛难以接受的是,复旦大学校园广播公开发表一篇“讨伐”他的评论文章。至今,他仍将这条4分59秒的广播录音,存在自己的手机中当作起床闹铃。

  冯玮认为,自古以来,文人强调怀疑、批判精神。他认可袁涛的这种精神,但不认可他的偏激行为,“他对复旦大学的认知是片面的。”实际上,复旦大学相对比较自由和宽容,袁涛退学事件至今,学校主要领导并未在意此事,也未发表过言论,“可能是他希望以这种方式来吸引别人注意。” (武汉晚报)

  [揭秘:青岛黑社会名妓,被称为第一美女] [山东人开车去灾区捐物资,河南人不让走了]

  [地震时躲哪最安全?不能不知道的三角区] [青岛是怎么了?短短4、5年就堕落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