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

老板娘拿走价值13亿比特币?华铁应急澄而不清实控人隐藏了什么秘

发布日期:2021-08-14 08:09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老板娘拿走价值13亿比特币?华铁应急澄而不清,实控人隐藏了什么秘密?

  “4000多枚比特币,总价折合12.8亿人民币,这个足以被拱上币圈头条的新闻,却涉及一项潜在的上市公司利益输送嫌疑。”

  “实控人配偶炒币”终究还是得到了监管层的关注。8月10日,上交所向华铁应急再发监管函,要求说明公司实控人胡丹锋配偶自2018年以来是否持有或曾经持有比特币。

  8月9日,深陷“实控人妻子炒币”质疑的华铁应急,意外选择举行记者会正面回复舆论。面对与公司爆发服务器租赁合同纠纷的亿邦国际的指控,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回应了关于矿机购买合同纠纷问题,但面对妻子利用上市公司租赁服务器“炒币”的指控,却用“公安能证明”的方式,绕开了对问题的正面回复。

  几天前,被誉为矿机第一股的亿邦国际召开新闻发布会,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公开了一份厚达148页的举报材料,指出华铁应急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披违规、更暗指胡丹锋配偶利用外购服务器,挖取了4000余枚比特币。

  而参照目前约近45000美元/枚的比特币价格,这些比特币的总价值估算将超过12.8亿人民币。

  一系列的的神操作,似乎也暗示早在2017年,切入矿机租赁领域的华铁应急“动机不纯”。

  是年,华铁应急与亿邦国际在5.6万台云计算服务器合同执行情况上存在分歧,双方各执一词,至今也未得到解决。而事实上,从这一年开始,华铁应急相继出现子服务器租赁业务子公司华铁恒安离奇亏损,以及与母公司资金往来的融资租赁子公司华铁租赁协议出表的“怪相”。

  公司董事会秘书郭海滨表示,亿邦国际胡东通过社交媒体、新闻发布会等形式,故意编造公司严重财务造假、董事长及其配偶涉嫌职务侵占等信息均为不实言论。

  同时,华铁应急实控人、董事长胡丹锋在说明会上表示“公司在2015年上市之后,偏离主营业务做了一些事,尤其是比特币矿机这个事。2018年亏损、监管机构的检查都让我们知道离开主营业务是没有未来的,比特币矿机给我们深深上了一课,造成了重大损失,这个教训让我们直到今天还在付出代价。”

  胡丹锋的发言,相当于从侧面承认了公司在信息披露上存在违规行为。但会上,华铁应急对于职务侵占、财务造假予以否认。

  对此,华铁应急董事会秘书郭海滨回应称:“对于财务造假问题,亿邦已经多次对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相关部门已经进行了核查,并不存在问题。”

  此外,亿邦国际在举报材料中还指出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及其妻子潘倩涉嫌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对此,胡丹锋在媒体说明会上解释道:“潘倩获得4000多个比特币,比特币矿池任何人都可以注册,是观察账号,用于查看设备是否在运行状态,这混淆了概念,相关部门的核查证明我们不存在问题。”

  华铁应急主要从事设备租赁及配套服务业务,其设备应用于地铁等轨道交通施工、民用建筑施工、城市改造项目等领域。与世界三大矿机产商之一的亿邦国际结缘,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2018年3月,华铁应急为实施“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项目”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铁恒安),初始注册资本为1亿元。2周后,公司董事会通过了向华铁恒安增资7000万元的决议。

  自此,华铁恒安注册资本变为1.7亿元,资金均来自华铁应急此前非公开发行募资的所得资金。2018年5月,华铁恒安向亿邦国际子公司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亿邦”)订购了8万台挖矿机,总价4.032亿元。

  这些矿机用来做什么?从华铁应急的官方陈述来看,华铁恒安主要是做矿机租赁业务,也就是挖矿人的“卖水人”。

  2018年5月底-7月底,亿邦国际开始根据合同发货,至2018年8月17日,所有矿机均已完成交付。可在另一边,华铁应急并未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2018年10月20日)支付剩下的2.8亿元货款。

  然而,比特币价格在近年唯一的“下行年”也恰好在2018年——2017年年底,比特币收报约13000美元附近,2018年年底则跌至3700美元,全年跌幅高达70%,比特币租赁行业陷入短期阵痛。

  比特币市况不佳,“卖水人”日子是否好过?根据华铁科技公告,该公司于2018年合计亏损1.1亿,但租赁业务亏损只占很小一部分,大部分为对服务器资产的固定资产减值。更值得关注的是,该减值非系折旧减值或对市场矿机参考价格进行减值,而是依据综合未来预计现金流折现和累积折旧进行减值测试得到的结果。根据公告,该批次服务器的减值金额达到9750万元,残值不到该批服务器原值的一半,其几乎对当年的亏损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后来的故事我们便知道了,比特币从华铁应急出售子公司开始暴涨,今年4月,比特币一度爬上64850美元/枚,比之当年华铁应急出售子公司华铁恒安时上涨1629%。

  而基于前述事实,华铁恒安的减值测试结果存在不公允的情况,甚至被亿邦国际方面演绎为“财务造假。”

  另一方指控,来源于其利益输送嫌疑。因减值测试直接影响了华铁恒安后续大幅缩水出让的事实。

  2019年1月15日,华铁应急称计划将华铁恒安作价5975万元转手给与公司大股东及实控人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的叶恭乐(时任华铁恒安杭州分公司法人、关联人)。到了2019年4月,在经过了两次资产减值之后,华铁恒安被以1228万元的价格被转让给另一名自然人陈万龙。当年9月,华铁恒安更名为浙江琪瑞,接手的陈万龙也已经“离场”,曾经的华铁恒安,成为了一个名为王俏苹的自然人的全资公司。

  这也是为什么,当2020年12月24日,亿邦科技以买卖合同纠纷为由将浙江琪瑞、华铁应急及实控人胡丹锋告上法庭时,华铁应急能从容不迫地表示:“由于已整体转让新疆华铁(华铁恒安)的全部股权,后续债权债务与公司无关”的原因。

  华铁恒安,不但是华铁应急与亿邦国际分歧的开端,更是其母公司的一面镜子,它不光照出了跌宕起伏的币价,也照出了母公司华铁应急存在的种种问题。

  从成立开始,华铁恒安的命运注定会与币价一同起伏。根据华铁应急披露的情况,2018年末,成立尚不满一年的华铁恒安总资产为1.3亿元,净资产仅余5975万元,亏损达1.1亿元,资产缩水了三分之二。

  2019年1月15日,华铁应急发布《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暨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公告中称“为优化资产结构,提高资产使用效率,近日,华铁应急、杭州宇明与叶恭乐共同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华铁恒安 100%的股权转让给叶恭乐,转让价格为5975万元。”

  此举引发了监管的关注,面对上交所的问询,华铁应急回应称子公司资产价值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其购入的服务器发生了减值,2018年第四季度,服务器市场需求急剧下降导致下游客户2019年起不再续租造成2019年大批服务器闲置。

  而就在两个月后,华铁应急再次宣布将华铁恒安2018年固定资产减值计提增加至1.4亿元,这时的华铁恒安,总资产仅剩6835万元,接盘的下家不再是叶恭乐,变成了另一位自然人陈万龙。最终,陈万龙以1228万元的低价获得了华铁恒安100%的股权,易主后,它成为了浙江琪瑞,华铁应急与亿邦国际的争执也自此开始。

  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在其2019年11月8日出具的《关于对浙江华铁应急设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出具警示函相关事项的问询函有关财务会计问题的专项说明》中,曾指出华铁应急及华铁恒安在中岛决策过程中未进行深入调研、风险控制薄弱,且华铁恒安在与亿邦科技签订合同中,审核不严谨,导致在履约过程中产生了资产确权不明的纠纷。

  其实,打华铁应急成立子公司开始,其打着从事“建筑安全支护设备租赁服务能力升级扩建项目”的幌子行“挖矿”之实的行为便有迹可循。亿邦通信曾以服务器及配件供应商的身份出现在2019年1月给上交所的回复函中,作为世界矿机三巨头之一,被冠以“服务器”之名确实十分蹊跷。

  在缺乏调研的情况下贸然下水,把握不住比特币的华铁恒安最终成了这场商业冒险的牺牲品。澳门论坛免费资料的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