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电脑回收

深圳发布研究报告:如何建设全球标杆城市

发布日期:2021-05-19 12:51   来源:未知   阅读:

  3月12日,深圳市委党校、深圳市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研究中心联合召开成果发布会。会上,耗时一年完成的《全球标杆城市:国家战略与深圳使命》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正式与公众见面。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球标杆城市”是何模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球标杆城市”何以可能,打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球标杆城市”何以可为?《报告》通过分析国际标杆城市的领先优势和深圳的主要差距,研究探讨深圳在未来全球城市体系中的地位、角色和功能,构建了一整套深圳建设全球标杆城市的评价框架和指标体系,并为深圳加快实现城市能级跃迁指明了发展方向。

  《报告》指出,全球标杆城市愿景是中央为深圳设计的鲜明而亮丽的形象依托,不仅承载着对国家富强的向往,也有着对人民福祉的价值诉求。深圳建设全球标杆城市要有打开一个都市圈、一条经济带和一个民族的眼界与视阈,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支撑。

  “许多西方国家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产生制度性困惑,产生诸如‘1%’等问题。”课题组主要成员、深圳市委党校公共管理学教研部副教授胡冰介绍,“1%”问题,指一个国家绝大部分经济和政治只为前1%的人群服务。“这显然不应该成为我们的未来。我们要建设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球标杆城市,这必须切换到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而这个操作系统的语言应该是:‘特’深圳+‘最’中国+‘倾’世界。”

  “特”深圳,意为结合深圳独特的资源禀赋、发展优势和城市魅力,有深圳韵味。《报告》提出,最能体现深圳特质的也是创新。深圳要比过去更加坚定走创新之路,举创新之旗,把创新驱动摆在建设全球标杆城市的核心位置,主动融入全球创新网络,探索“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全球科技金融中心”构成的创新之城。

  “最”中国,意为具备鲜明的中国特色,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核心,以人民为中心,展现社会公平正义。《报告》建议,深圳建设全球标杆城市,必须走经济、社会、资源、人口、环境互相友好的道路,才能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进而为人类文明发展做出中国自己的贡献。

  “倾”世界,即体现鲜明的时代特征。《报告》认为,伦敦、纽约等城市目前仍怀有优越感,但也逐渐显现出不可持续性,普遍困扰于贫富差距加速扩大、中产阶级萎缩、老龄化等问题。“深圳如果建设成为全球标杆城市,不一定能做到每项指标都最好,但一定要做到整体最优,致力于为世界提供可借鉴、可复制的‘中国方案’。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将始终保有世界情怀。”课题组专家说。

  愿景决定前进方向,但仅有愿景是不够的。对于深圳建设成为“全球标杆城市”,《报告》不仅描绘了蓝图,也给出了现实依据。

  研究表明,深圳兼备青春成长之势、发展积累之基、开拓创新之魂,站在了较高的起点上。课题组主要成员、深圳市委党校公共管理学教研部副教授龚建华说:“深圳正处于生命周期黄金升势,兼具‘双区驱动’新形势;在过去三十年的积累中,自主培育了一大批世界级的本土企业,已具备发展基础条件。”

  然而,实现愿景,不能单纯以过去的成功经验和轨迹为依据,更应该立足于世界经济政治社会整体发展趋势。《报告》认为,未来30年,有五个大趋势,即“新人类”成为世界主导者、世界经济重力点东移、新科技革命塑造全球城市等。这些整体趋势正好为深圳提供了建设全球标杆城市的先决条件。

  例如,多家全球重量级智库、战略学家的科学分析和预测表明,“新人类”,即出生于1995年至2010年的Z世代将成为世界主导者。深圳人口平均年龄只有32.5岁,正是Z世代最多的城市。

  同时,全球经济活动重力点东移至亚洲,为深圳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城市功能提供更强大动力。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与通信等领域的新科技革命也是深圳产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所在。

  对于深圳如何把握趋势,并自我提升,《报告》提供了详细解读。课题组主要成员、深圳市委党校公共管理学教研部副教授吴晓琪介绍,依据世界城市发展经验,《报告》建立完善的指标体系,包括可持续发展、高质量发展、法治城市、文明城市等多个方面。未来,深圳需要在发展进程中,将指标逐步一一实现。

  “在世界整体大趋势和深圳自身的优势积累下,在中国崛起的全球城市中,深圳最有条件最先成为全球标杆城市。”课题组专家表示。

  《2019年全球城市实力指数》报告显示,在全球近年来城市位序变化中,深圳处于第三梯队,距离成为全球顶级城市差距两个台阶。

  建设全球标杆城市不能一蹴而就。《报告》提出“三级跳”登顶战略:2020年至2025年,以提升经济硬实力为主,完善法制环境等软实力为辅;2026年到2035年,以提升法治环境软实力为主,重要发展指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36年至2050年,各项指标全面达到和超过国际领先水平。三个阶段对标不同层级的全球城市,短中期冲击第二梯队,到本世纪中叶,跻身第一梯队。

  然而,全球城市实力指数近10年来的演变曲线说明,几乎没有城市能够自下而上进入上一梯队。“这是个急迫的问题,目前来看,发展城市群是必然选择。”吴晓琪认为,“我们必须依靠产业协同发展、交通互联互通、社会共联共享发展大湾区城市群,以核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加强深圳都市圈的发展,再将深圳的发展内生于粤港澳全球城市区域的发展之中。”

  此外,深圳还需扬长补短,提高城市群竞争力。《报告》建议,以一专多能零缺陷、秀出“酷炫范”、折叠空间、巧“入圈”智“出圈”等四大方法补齐特大城市治理的短板。

  龚建华说:“针对每一项弱势,深圳都需有应对之法。例如,针对深圳土地难以为继,我们提出‘上天入地,下海进山’的折叠空间构想,向空中、向地下、向大海要空间,提高土地利用效率。”

  “有的人会说,深圳甚至不是省会,建设全球标杆城市的底气在哪?”胡冰说,“回看改革开放四十年,深圳就是出奇迹的地方。我相信,以深圳人民的勇气,和深圳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基因,一定可以再创一个奇迹。”